Subscribe

RSS Feed (xml)

Powered By

Skin Design:
Free Blogger Skins

Powered by Blogger

2010年1月12日星期二

支持高鐵「愚不可及」(二)!

繼續不信者恆不信。

William Tai Wong@面書status:

[Fw] 高鐵論點:廣州有深圳有,香港不能沒有;沒有了,宏觀競爭力就低了一截;宏觀競爭力低了一截,香港留住那六百多億元在口袋也是徒然;所以,起與不起,不是代價問題,是應否的問題;應起,就起,既起,就不要拖泥帶水,執著於金錢代價;所謂機會成本,就算香港把那些小班教學,社福,老人金,環保 etc 統統做了,也比不上北爺不肯來香港;不,是比不上那些北爺不肯帶著那些 cash 來香港;所以,我心甘情願被屈錢,為此歡呼 - 講完

[Fw] 高鐵論點:高鐵是十萬火急的大事,大事需要掌握真理的人handle,真理往往掌握於少數人手中;所以和一般人的信念相反,並不是每件事都適合民主決定... 香港由於特殊的環境,正正可以偶爾跳過民主的inefficiency,避免過度兼不合時宜的討論,白白錯失時機;船到橋頭自然直,現在重要關頭,又再吵吵鬧鬧,議而不決,我感到很心痛

注:這是William Tai Wong引述某人的論點,並不代表他本人及其論點,特此聲明以正視聽。

好像以前在甚麼地方看過,好像他曾經說過深圳要消滅香港,香港必死無疑,諸如此類,之前看到他類似的傲慢調子我就極度不爽。

上文邏輯是典型國家社會主義觀點,赤裸裸反民主。都沒太大問題的,只要用很理性的方式表達,那說出如何殘暴的政治主張也沒關係,跟香港政府與赤匪不相伯仲,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還有上面的話雖然看來先天下之憂而憂,但可以說得更簡短:

政府的心意與大能除非精明如我否則是愚民(如你)能猜透的嗎?

我想起不少一神教徒也是如此自high,自以為真理在我手,繼而胡說八道,批評他人,貢高我慢,藐視他者,見之可憎,中人欲嘔。

只講一句: 如果提出數據反對是荒謬,那提出數據去支持也是一樣; 如果不提出數據反對就是荒謬,那只提出主觀願望就要人家支持你就是荒天下之大謬。

不久見到好像是遙遙相對,回應這高鐵論點的面書:

Kameyou: 批評「反高鐵」阻礙香港發展云云。類似言論十足十當年為了撐領匯上市攻擊鄭經翰的言論。今日領匯搞到咁大件事,香港人仍然無乜反省,仍然只識被特衰政府的假言大道理欺騙,完全無理會細節如何不知所謂,遇到人挑出政府與財團利益輸送仍然絕無細心聆聽,只會覺得「反對派好煩」,任由「領匯翻版」發生。呢類人,先係真正阻礙香港經濟發展,任由官商勾結腐蝕香港。

以上,是為愚不可及之二。

補記:
鄭立@ptt(只看粗體則可)

民主的相對並不只有獨裁.

專制, 寡頭, 神權, 有很多不同的政治都不跟民主相同. 能夠上法院見真章並不是因為民主, 而是因為法治------至少有興趣去模仿法治. 一個尊重法治的專制政府, 還是不需要坦克, 而把事情交給法官去解決的, 英國殖民政府就是這樣的專制政府.

況且, 真正說民主政府的話, 民主政府和專制政府的最大分別, 在於對外面的反應.

假設政府是一匹馬, 民主政府是沒綁上眼睛的馬, 專制政府就是將國家變成一匹綁上了眼睛的馬.

馬是生物, 並不是機器, 如果前面有牠所不能理解的東西, 危險, 或者是動物, 例如大象, 當騎在上面的人想要牠向前衝的時候, 牠是會受制於恐懼而不敢向前衝的. 張開眼睛的馬知道自己的前面有甚麼危險, 所以不會是最好的坐騎.

而綁上眼睛的馬, 不知道前面有甚麼, 只知道騎手的訊號和馬鞭, 因此只管用力的向前跑, 不理會前面所有可能的危險, 如果牠的騎手判斷指揮得當的話, 牠能夠做到前面的馬不敢做的事情, 表現得更出色.

可是, 如果遇到騎手不能察覺的危險, 綁著眼睛的馬也會毫不猶疑地衝進去. 因為牠不知道.

這就是民主政府和專制政府的分別, 專制政府提供的是不顧一切向著一個方向的力量, 可是你不知道那方向是否一條死路, 民主政府提供的是強大的感官, 能夠敏銳地預先知道危險, 可是牠並不會隨意聽任何一個人的指揮.

面對不變的環境, 也就像是一條直路或者跑道, 專制政府更為出色, 面對戰爭, 專制政府可以強迫國家越過對戰爭的恐懼而投入戰爭, 面對犧牲, 專制政府可以讓國民進行任何犧牲. 專制政府就像用人力的排槳船, 只要裡面的人沒累斃, 面對逆風和逆流, 他們可以逆流而上.

面對多變的環境, 民主政府能夠更快察知到內外環境的轉變, 迅速的作出變化, 包括連當權者的思想也迅速因為整個人被換掉而換掉, 在災難出現之前消除掉. 民主政府就像是帆船, 在水流和天象當中觀察風向, 揚帆順風而行, 可能走著一條曲線卻更快的到達目的地. 但是逆風或無風時, 也只能停下來等待.

專制依靠的是意志的力量, 民主則是順著自然的力量. 那是兩種不同的哲學, 所導致不同的需要, 面對言論和反抗, 就像是身體的痛楚.

專制政府會視為「動搖意志的雜音」而予以排除, 民主政府則認為是「可能已走入危險的警號」而反應.

所以到頭來選擇專制還是民主, 看的是你覺得到底是人定勝天, 還是人在天的面前還是渺小, 如果你感到人的力量終以壓倒整個宇宙, 你的心理多多少少還是需要專制. 如果你認為人類只是在宇宙的一角中找尋一種苟活的方式, 那民主就是順應這種思想建立的自然政治.

兩者是優是劣, 還是主觀的, 根據你對世界的觀念的. 但無疑, 有些情況是專制比較懂處理------現在是否這種情況, 是另一回事了.

5 則留言:

Derek 說...

點解d人可以俾共產黨洗腦洗得咁徹底﹖

Kenka 說...

請愛讀Erich Fromm的逃避自由一書

William Tai Wong 說...

本尊來解說一下....

我是在講反話, 想不到竟然被抓了典型. 欠我個人情啊.

Kenka 說...

黃總,你不是講反話,剛好我在某處看到一模一樣的論述,你不過是abstract罷了,而原作者已經把它們都刪掉了。倒想請問你,有沒有留底?

William Tai Wong 說...

我初到某博時, 該文已刪乾淨, 所以那是不是某博主的言論, 我真的不知道. 我看到的實則是某(幾)則來賓comment中的撮要.

我本打算將心比心, 代入人家的想法, 借題發揮. 遣詞用字自己都洗亂了, 沒有抄襲之意.

我相信再理性的意見也不敢如此赤裸裸. 那就不如加強 guts 看看效果. 除非是豹紋前局長.....

要找comment原著, 應該可去尋訪一下. 某博主對自己的文狠心, comment應該會留一段時間的, 多久就很難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