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RSS Feed (xml)

Powered By

Skin Design:
Free Blogger Skins

Powered by Blogger

2009年3月30日星期一

粗口即咒語

維基百科說咒語:

咒語是以某種特別的順序或特殊音節念出,以促成某些神秘學中的特殊效果的語句。通常認為魔法師,巫師僧侶或者宗教狂熱者能夠藉助咒語得到特殊的力量。

粗口呢? 我們可以只消講某幾個不干事的詞語, 甚至意義不明的音節, 而感受到, "哦, 他在說粗口", 以促成"他在發洩""他在罵街"的特殊效果.

從這方面而說, 粗口的確是咒語的一種.

可惜的是, 對中國人而言是粗口的音節, 對非中國人而言只不過是毫無意義的音節而已, 無法達到一咒出, 惡意傳的效果. 那是巴別塔的罪業嗎?

何謂粗口?

我很懷疑那些罵人講粗口的人,有沒有想過,粗口的本質是甚麼。

不在於性,不在於黑社會,只在乎於令你不快。

你認為性是骯髒的話,那「也」字足以令你極度不安,許慎說文解字曰:也,女陰也。
古人之乎者也矣焉哉,噢,這些已經一個粗口字了,何況古人文章通篇也字,噢,他們腦袋只有女陰啊。

你認為人家跟你老母上床是極度難受的一回事,才會對於特定的四個字感到厭惡,歸類為粗口。
話說回頭一般男性才不會跟一個老女人上床,做得出也會被認識的人恥笑。

仆街本來說是咒罵人橫屍街頭,或者當眾斬首,今日仆街已無此意義,但聽仆街兩個音就會被認定為粗口?不知粗在那兒?

還有,罵人「__家鏟」,跟罵人「全家死光光」,那個算是粗口?

罵人「捱千刀」「殺千刀」的,明明是罵人要凌遲而死,比仆街更殘酷更惡毒,誰又當過做粗口?

請反對粗口的人有以教我。

故此我不單支持議員講粗口,我也支持各級官員講粗口。

舊文

2009年3月27日星期五

黎潔瑩的下場

居然會是這樣.

真的想知道聘請他的人, 以甚麼準則來請他過檔, 而且是三倍!

解讀黎小姐可以看這裡.

輕鬆停想: 007牛肉麵配圖的草泥馬之歌



無我是實相,無名是矯揉造作

無我無常

撰稿人:陳瓊璀

無我無常是佛教對宇宙人生的一種洞達的了解。首先我們必須知道,在印度傳統的宗教或哲學裏,認為在宇宙間有一至高無上的造物主, 祂創造宇宙萬物,具無所不能的大能力,具永恆性(常)、獨立性(一)、自主性(主)、支配性(宰),被印度人尊稱為〞梵〞; 由於我們生活在這世間的各種生命皆由〞梵〞所創造,於是我們這些凡夫自稱為我,但相對於造物主來說,〞梵〞又被稱為〞大我〞, 由祂創造的生命是〞小我〞,萬物既從梵而產生,依梵而存在,生命終結時亦回歸到梵那裏去,在這〞梵我同一〞的理念下, 小我在某種意義上亦具常、一、主、宰性,所以當我們在學習印度文化時,首先要了解到, 在印度宗教或哲學上所說的〞我〞是具有常一主宰的性質,當生命仍未回歸到梵那裏之前,這個小我的不滅的靈魂就在六道中不斷地輪迴。 然而梵既然是統一宇宙的最高原理,終極原因,那麼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怎樣去認識祂呢? 而如果我們的生命取決於梵, 那麼我們是否可以問,為甚麼世界上有這麼多的不公平現像,梵為甚麼創造這麼多的缺憾? 而且,在我們可以理解的範圍內, 在我們生活的現實世間,我們經驗不到有甚麼事物具有永恆性、獨立性、自主性、支配性,亦經驗不到這個至高無上的神, 所以佛教是無神論者,亦不是靈魂實有論者,而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佛教是實踐者,因為佛陀的一切教法都是他自己所走過的路, 自己經驗所得,從自己的實踐中去把握生命的方向,把握宇宙人生的真理。而且就在我們的現實人生來說, 我們應該更關心自己和我們生活的世界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此中,我們發覺自己以及我們生活的世界裏, 沒有一樣東西是可以永恆不變,生命每天每秒都在變化,物質身體如此,我們的精神現像亦如此,而我們生活的環境亦在不斷地變化, 這種事事物物的不斷變化,佛教稱為〞無常〞,正由於生命及一切可經驗的現像,一切事物都沒有永恆不變、獨立自主性, 所以相對於傳統的印度宗教哲學上所依歸的具常、一、主、宰的梵及不滅的靈魂,佛教主張〞無我〞論, 即是說生命以及我們所經驗到的現像界都必須互相依存,每一樣事物的生起都必由眾多的條件和合而成而又互相影響, 我們應該更關心自己生命中的每一刻,關心現實生命應該走的方向,而不要浪費時間在一些無謂的追尋。 正因為佛教所說的無我論指的是無常一主宰性,所以生命的方向才可以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我們可以選擇良師益友, 可以選擇實踐的方法,乃至可以選擇走一條帶引我們成佛的道路,這樣,佛教的無常論無我論就具有正面的積極的意義。

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有云:「羅密歐,你為什麼是羅密歐……玫瑰即使換了一個名字,她也依然芬芳…… 」,只要還放在思想花園.blogspot.com,甚至換甚麼「匿名」也好,不會是無名,只會是矯揉造作地以為這叫做消滅身份的笨鴕鳥。

尤有甚者,以為無以名之就是無我,那是對於佛法最重要的「無我」,極為錯誤的解釋。


2009年3月24日星期二

港女, 港媽, 港男, 兵役...

blogger們提出了不少新觀點, 喧鬧完了, 我們找到了解決方法嗎?

除了港媽論, 女權論, 星期日斷章取義論, 社會階梯論, 服兵役增加獨立能力論, 文化品位閒情論等, 還有嗎?

支節如Peter太電車(?), 30K女大起底, 一邊忙著為同性劃清界線, 另一邊要大平反, 好不熱鬧.

結果, 每個香港人又要回歸到"與某位香港(不限定)異性交往"的問題.
結果, 有情人終成扣肉.

共業不可轉, 只好同檯食飯各自修行, 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了.

小學同學的真知灼見

回想接近二十年前, 我跟我媽請我的一個小學同學吃火鍋.

那位小學同學, 雖然家貧, 父母都要打工, 但讀書很努力, 自己也能照顧自己.

忘了是說到甚麼話題, 他對我媽說, "Kenka真的很幼稚".

我媽連忙糾正說, "不是幼稚, 而是天真", 他連忙稱是.

***

回想起來, 我的小學同學不單是童言無忌, 而且是真知灼見. 他大抵是看穿了我長期在母親的保護下, 沒有自己外闖的經驗, 跟他相比, 我的言行怎說也不出"幼稚"兩字, 故此才直率跟我母親說.

可是我母親不認為有問題, 反而去糾正我同學的言詞, 失去了反省自己育兒的一次機會, 唉.

雞巴, 是陰莖還是陰戶?

李傲笑傲江湖有說:

台語是古代語言,國語呢
就變成了...我們的國語話叫做雞巴,雞巴
台語台語裡面也有,幹你老母雞巴[註:ㄅㄞ]
這個雞巴也是雞巴[註:ㄅㄞ]
可是這個雞巴[註:ㄅㄞ]這兩個字
是指女人的,不是指男人的
當然我們會奇怪,說是...
你這個怎麼又忽然男人的,又忽然女人的呢
陰陽不調啊,不對的
很多字眼又是陰性的,又是陽性的
我們說我們看這...生理衛生的書啊
說男人的這個東西叫做陰莖
對不對,可是也叫陽具
為什麼陰莖又叫陽具呢
又陰又陽呢,就是這樣
所以呀,雞巴兩個字呀
雞巴正式的意思呀,國語裡面就是男的
好啦,請你看,正式的經典出來了
這兩個字什麼字,你看
金瓶梅詞話第27回裡面啊,有這段話

他們兩人搞,男女之間搞起來了
這女的大叫啊,叫"大雞巴達達"
雞巴,看這兩個字喔,上面是帶毛的
你看我們頭髮的頭髮,理髮的髮字
你看到沒有
上字是髮字頭的
這個...那邊一個己字念雞
看到一個八字,看到沒有
這個字,原來的字呀,是這樣子
就表示有毛的,有毛的
可是呢,後來演變,字又再簡便
演變成什麼呢,我們現在查禁的
這個...清朝人查禁的叫紅樓夢,出現了
請大家看紅樓夢前身的
叫乾隆甲戌年啊,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第28卷
這段話,請看到沒有

說是,"女兒樂,一根雞巴往裡戳"
女兒,女孩子很高興,為什麼很高興呢
因為有一根雞巴往裡戳她,她很高興
大家注意,這個雞巴的寫法不一樣了
看到沒有,毛字上面一個几字
然後毛字上面一個八字
看到沒有,這兩個字,語言的改變
真正的在改變,雞巴
那現在呢,我們根本就...
這兩個字都看不到了
我們現在看不到這種字眼了
就看到這個...什麼叫做雞巴呢
寫出來就是公雞母雞的雞
這個巴呢,就是巴戈的巴
就這樣子啊,就變成這樣子了
所以呢,整個的語言在轉變
語言在改變

所以, 小瓶子八神豬與死仔都是對的...

2009年3月22日星期日

趕羚羊 vs 草泥馬

這一陣子草泥馬大熱, 不過露骨了點.
台灣那邊原來三年前已經有趕羚羊一曲, 而且用國語唱起來根本不著痕跡, 而且詞意優美:


詞︰S.H.K. 曲 (含編曲)︰G.T.S.

趕羚羊
草枝擺
羚羊最愛眾人趕

眾人趕呀
趕羚羊
羚羊眾人笑開懷

騎羚羊呀
賽羚羊
其樂更勝賽馬趣

老枝擺呀
嫩枝擺
草枝擺開鳥飛來
趕羚羊呀草枝擺

趕 = 幹
羚羊 =你娘
賽 = 屎
枝擺 = 指機車之意

2009年3月9日星期一

WTH on the female half of HK ?

所有問題歸結到兩方面: 女的叫價高, 男的還不起.

簡直是共業不可轉. 難答難解, 一如香港的天價樓價舖租與人工.

女人矜持, 為的是保障婚後如奴如婢的地位得到合理回報, 是為一種平衡. 新時代了, 女權高漲了, 義務卻沒有相應調節, 變成普遍性問題, 十分棘手.

男人被機器打敗, 勞力市場需要大減, 再加地球上佔一半的女人強佔市場, 復有全球化, 男人能有幾多還價能力?

包容講求寬裕, 不只錢包, 心胸亦很重要. 就好像買貴東西一般, 要不是儲更多資本, 要不是安貧樂道, 都是即時可以解決眼下欲求不滿的方法.

否則就只好讓時間改變條件, 調節到雙方都能接受為止了.

延伸閱讀:
fongyun: Talk on "Kong girls", and others
bencrox: WTH on the female half of HK?
刁民: 對港女的三不政策

德極孤, 故說"不孤"

就是因為孔子知道有德之人多數都孤獨, 所以才強調"必有鄰", 來鼓勵那些修德之人?

把思想排出來, 如同拉屎一樣, 要不是匆匆掩埋, 要不是就不屑一顧, 我認為都不算是著重思想的人應該做的事. 就算是brain storming, 也要把震盪出來的結果研究一番, 看其可行性才是的.

除了政客以外, 還有一類人會很努力打倒以前的我, 那就是財經演員.

政客與財經演員推翻自己之前的分析推理甚至原則, 為什麼? 只求生存.

毛澤東也是一樣經常反來覆去, 親完蘇聯就親美國, 目的為國家存活; 把右派引出來再殺掉, 目的是為黨的生存. 中共也是, 有時高舉民族主義, 為求團結與自身生存; 去到骨節眼就跟美國修好, 也是求自身生存.

我無法完全否定這種缺乏原則的生存方式, 只是如果是一個人對國家大事等不切身的事, 沒必要如此缺乏原則才是.

重原則的人不易生存, 因為本來社會就是不斷變化, 識時務者為俊傑, 重原則的人往往難以變化, 故難以適應社會, 跟職業沒有關係, 而他們往往無法妥協的, 偏偏是切身的事, 因為是關乎良心的問題.

是為與量子對談之總結.

鄧麗君與中華民國



2009年3月5日星期四

七十,很久不見

自你換了個blogger70thfloor之后,RSS沒有更新到你的文章,我就沒見你的新文了。請恕罪。

不過幾個月,恍如隔世。從07年開始重頭看,驚覺,好多文錯過了。

我也在你說的那種階段,開始要操心這操心那,唉。

另,重看這篇文,也真的合時。

2009年3月3日星期二

致量子: blogging而已?

你說, 為什麼不可以雙重標準? blogging而已.

先不講本來想說, 關於甚麼社民連三子與投標賴帳的相同之處, 更不講你對社民連三子的反感是如何膚淺, 我只想講你這一句.

我自己很珍惜Kenka這個名字, 更珍惜Kenka這個身份的發言. 既然是長期用同一個名字發文, 相信量子你也應該珍惜這個名字, 對這個名字與署這個名字的文章有感情才對. 猶記得你當初被網友質問, 氣得要關站, 想必是因為量子這個名號受到衝擊, 覺得自我受傷.

我見到網路上有個怪人, 每次打了一大篇文, 長長的二千多字, 幾天後就很輕易地洗板, 自己輕視自己的發言, 老實說我是很憤怒的. 須知道對於blogger而言, 這個身份的存在只賴於他發過的文章, 沒有文章留下來的話, 他就可以說是灰飛煙滅了. 比如說, 跟我差不多時候開博的喵妃, 現在找不到他的文章, 可以說喵妃已經完全消失了.

正因如此, 我自己努力在文章中活出一個"人", 有思想的"人", 更因為我重視Kenka這個"人", 一如我重視自己的說話, Kenka的文章亦不會前言不對後語, 並拒絕雙重標準. 你既然重視思考的話, 更應如此.

思考的過程會反應到行動上, 思考正直的話, 行動不會扭曲到那兒, 文章也不會扭曲到那兒; 雙重標準的思考, 同樣道理, 會反映到文章的同時, 反映到真人的行事, 一樣會雙重標準.

簡單點說, blogging正是思想的倒影, 如影隨形. 如果說因為blogging就可以雙重標準的話, 那只是自欺欺人的說法. 君子慎獨, 就是要提防雙重標準.

做人為甚麼不要雙重標準, 我想不用多說理由了.

除非量子你說, 量子只是一個共用的名字, 背後由多人寫文, 那我無話可說.

2009年3月1日星期日

把台灣政治BL化: 絕愛台灣

http://www.wretch.cc/blog/enigmaze/12835677

劇情大綱:

阿國與阿民,是同父異母的兄弟。
根據家族傳統,誰能夠推倒對方,
便擁有當家做主整整四年的權力。

四年前,試圖奪回大權的阿國,
反遭無套中出兩發,再度失勢,
雙方人馬針鋒相對且劍拔弩張。
這一次,阿國即將要反受為攻,
掀起一場天地變色的腥風血雨。


禁忌的手足之愛,
衝突的兄弟羈絆,
這個家族的命運,
將要何去何從呢?

圖就不轉貼了, 就請各位點一點看看吧. 因為有疑似BL畫面, 可能令讀者不安/笑死.

鄧小平是西藏人的好朋友

刊登於蘋果日報生活名采版, 2009年2月14-15日

絕 密 請 求

以 下 是 一 則 有 關 鄧 小 平 與 西 藏 活 佛 的 真 實 故 事 。 事 情 發 生 五 十 五 年 後 , 第 一 次 以 文 字 方 式 見 諸 於 世 。
1954 年 9 月 , 第 一 次 人 民 代 表 大 會 在 北 京 舉 行 , 代 表 中 最 年 輕 的 是 十 九 歲 的 達 賴 與 十 六 歲 的 班 禪 , 同 行 還 有 十 六 世 白 大 寶 法 王 : 噶 瑪 巴 。
對 於 西 藏 以 後 的 命 運 , 這 一 年 很 不 尋 常 。 當 時 共 產 黨 才 執 政 五 年 , 對 西 藏 的 政 策 尚 未 明 確 , 不 知 道 是 應 該 用 激 進 的 方 式 一 夜 間 將 西 藏 從 農 奴 社 會 變 成 社 會 主 義 社 會 , 還 是 採 用 一 個 溫 和 漸 進 的 方 式 。 兩 種 觀 點 都 有 支 持 者 , 而 鄧 小 平 屬 於 後 者 。 從 以 後 中 國 的 發 展 可 以 看 出 , 鄧 是 一 位 極 有 遠 見 的 人 , 他 知 道 激 進 的 改 革 將 會 引 起 動 亂 , 但 那 時 候 他 還 不 能 拍 板 國 家 政 策 , 情 急 之 中 , 唯 物 主 義 的 他 做 了 一 個 誰 也 想 不 到 的 事 。 當 時 有 一 位 西 藏 老 人 , 貢 加 寧 波 切 , 住 在 北 京 。 鄧 通 過 貢 加 向 十 六 世 大 寶 法 王 帶 來 一 個 絕 密 請 求 : 「 請 大 寶 法 王 祈 禱 加 持 , 讓 鄧 去 管 理 西 藏 。 因 為 西 藏 如 果 落 入 激 進 派 手 中 , 必 亂 。 」
十 六 世 大 寶 法 王 之 前 已 應 錫 金 國 王 邀 請 住 在 錫 金 首 都 附 近 的 隆 德 寺 , 事 後 將 這 個 故 事 告 訴 了 錫 金 王 的 私 人 秘 書 , 秘 書 本 人 是 錫 金 總 理 之 子 , 到 了 七 九 年 , 鄧 作 為 國 家 元 首 訪 問 美 國 的 時 候 , 這 位 秘 書 告 訴 了 大 寶 法 王 的 侄 兒 , 之 後 這 件 事 經 過 口 傳 耳 聞 , 到 了 住 在 印 度 的 紅 帽 大 寶 法 王 耳 中 , 紅 帽 大 寶 法 王 是 我 的 好 友 占 士 的 上 師 。
至 於 十 六 世 大 寶 法 王 怎 樣 回 答 鄧 小 平 , 留 待 明 日 再 講 。

無 法 改 變 的 共 業



五 十 五 年 前 , 十 六 世 大 寶 法 王 接 到 鄧 小 平 的 絕 密 請 求 , 請 法 王 為 西 藏 命 運 祈 禱 , 法 王 通 過 西 藏 老 人 貢 加 寧 波 切 向 鄧 這 樣 回 答 : 「 我 的 祈 禱 加 持 無 法 改 變 西 藏 的 共 業 。 」
什 麼 叫 共 業 ? 共 業 即 屬 於 一 個 集 體 的 共 同 命 運 。 在 佛 陀 生 活 的 時 代 , 有 過 這 麼 一 件 公 案 。 佛 陀 的 祖 國 受 鄰 國 琉 璃 王 的 侵 略 , 百 萬 大 軍 把 城 圍 得 像 是 一 個 鐵 桶 , 佛 陀 其 中 一 位 弟 子 目 犍 連 尊 者 神 通 第 一 , 他 騰 空 入 城 , 在 佛 陀 的 族 人 中 救 出 五 百 位 優 秀 的 人 , 用 缽 把 他 們 盛 載 起 來 , 再 重 新 飛 躍 出 城 , 結 果 卻 發 現 , 五 百 人 已 經 不 知 何 時 化 為 血 水 了 。 在 這 之 前 , 佛 陀 已 經 向 他 說 過 : 「 釋 迦 族 中 受 宿 世 的 罪 業 之 報 , 這 是 共 業 所 感 , 他 人 不 能 代 受 。 」
換 成 我 們 現 在 的 語 言 來 說 : 要 發 生 的 事 是 無 法 改 變 的 , 因 為 引 起 事 件 發 生 的 種 子 已 經 在 很 早 以 前 被 種 下 了 。
後 來 , 八 十 年 代 中 , 轉 述 這 個 故 事 的 紅 帽 大 寶 法 王 在 三 藩 市 的 街 上 遇 到 一 位 藏 人 , 這 位 藏 人 屬 於 流 亡 在 印 度 的 一 個 西 藏 激 進 青 年 組 織 , 他 遊 說 法 王 參 加 一 個 反 華 遊 行 , 法 王 這 樣 回 答 : 「 鄧 小 平 是 西 藏 人 的 朋 友 , 他 思 想 純 正 , 動 機 也 純 正 ( A positive man with a positive motivation ) , 因 此 , 不 要 失 去 希 望 , 誤 信 我 們 在 中 國 沒 有 朋 友 。 」 紅 帽 大 寶 法 王 拒 絕 去 遊 行 。
轉 述 這 個 故 事 的 好 朋 友 占 士 這 樣 結 論 : 「 身 為 政 黨 與 政 治 人 物 , 甚 至 有 政 治 色 彩 的 言 論 , 一 定 會 引 來 對 立 者 。 但 一 個 人 的 政 治 取 向 與 個 人 品 格 是 兩 回 事 。 政 治 取 向 屬 於 共 業 範 圍 , 個 人 品 格 屬 於 個 人 情 操 , 他 的 良 心 向 天 負 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