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RSS Feed (xml)

Powered By

Skin Design:
Free Blogger Skins

Powered by Blogger

2009年3月9日星期一

德極孤, 故說"不孤"

就是因為孔子知道有德之人多數都孤獨, 所以才強調"必有鄰", 來鼓勵那些修德之人?

把思想排出來, 如同拉屎一樣, 要不是匆匆掩埋, 要不是就不屑一顧, 我認為都不算是著重思想的人應該做的事. 就算是brain storming, 也要把震盪出來的結果研究一番, 看其可行性才是的.

除了政客以外, 還有一類人會很努力打倒以前的我, 那就是財經演員.

政客與財經演員推翻自己之前的分析推理甚至原則, 為什麼? 只求生存.

毛澤東也是一樣經常反來覆去, 親完蘇聯就親美國, 目的為國家存活; 把右派引出來再殺掉, 目的是為黨的生存. 中共也是, 有時高舉民族主義, 為求團結與自身生存; 去到骨節眼就跟美國修好, 也是求自身生存.

我無法完全否定這種缺乏原則的生存方式, 只是如果是一個人對國家大事等不切身的事, 沒必要如此缺乏原則才是.

重原則的人不易生存, 因為本來社會就是不斷變化, 識時務者為俊傑, 重原則的人往往難以變化, 故難以適應社會, 跟職業沒有關係, 而他們往往無法妥協的, 偏偏是切身的事, 因為是關乎良心的問題.

是為與量子對談之總結.

11 則留言:

量子 說...

对不起,我还是要反驳你。

我看不起方老师,认为他没有什么思想,但又自以为是,不值得对谈,简直浪费时间。但对你,我觉得尽管你的话也不中听,但似乎更有一些思想在内,所以值得和你辩驳。

首先,你没有把我们的争论扯到泛道德的立场上去。

方认为我把不成熟的思想观点写到网上是不道德的(恐怕是他的职业使然,怕学生心智不全看了会受坏影响),而你,则是认为我这样是对思想的不尊重。

well,这真的是一个非常主观的标准。

对待思想,是否要有庄重的态度,社会上和历史上,也有很多不同的反例。也有很多人嘻笑怒骂的态度由之。这本身就没有一个固定标准。

你爱慎思慎言,那是你的偏好,不是我的偏好;不能这样就给我扣上那么多的帽子。

至于你用政客,财经演员来比喻我,这恐怕也有失公平。他们的行为,无论是如何扭曲原则,自我否定,自相矛盾,背后都有一种利益的关系在内。

而我在网上写自己的想法,根本是自娱自乐,名字也说了是自白。真的是随便怎样写也可以。

如果我是知名专栏专家,那当然对文章要负责任。但以这种写作状态,根本不用负任何责任的,除非涉及毁谤或他人隐私。

你也许会说,既然如此,为什么我要在网上写,让别人可以看到,又为什么要开放留言。

我只能说,这就是网上写作的魅力,有充分的言论自由和空间。

不管怎样,你给我扣的那些大帽子,我是不会认帐的。

所以你不要总结。我们的辩论还没有完。这样好像在你的context里,我就给盖棺认定了,这我是不能接受的。

量子 說...

夜深,索性辩个痛快。

不过先说明,只和你交流,因为是你对我提出了质询,别的不关事的人,我就懒得去应付了,没有精力去应付那么多。

更要说明,我把这种行为,当做一种娱乐,一种能乐在其中的活动,而没有其他什么文以载道的想法,对我来说,写博客也是这样的目的。首先是自乐,其次才是别人怎么看。

你要接受不了,那就早说。那我们可以不玩。

我也懒,用很多香港人习惯辩论文章的方式,COPY 一段,回应一段。尽管平时我不大喜欢别人这样做。你也可以说是双重标准的一种吧。

“我自己很珍惜Kenka這個名字, 更珍惜Kenka這個身份的發言. 既然是長期用同一個名字發文, 相信量子你也應該珍惜這個名字, 對這個名字與署這個名字的文章有感情才對.”

-------量子,只是一个网名,这对我来说,有什么好珍惜的?我甚至没有产权,谁都可以登记这个名字。

你不是我,你不能有自己的想法来推论我。

如果说我有所珍惜的话,珍惜的是这种在网上畅所欲言的空间和机会。

“正因如此, 我自己努力在文章中活出一個"人", 有思想的"人", 更因為我重視Kenka這個"人", 一如我重視自己的說話, Kenka的文章亦不會前言不對後語, 並拒絕雙重標準. 你既然重視思考的話, 更應如此.”

-----和前面一样,你不是我,我不是你。你想怎样,不代表我就应该怎样。更不可能用你的标准来衡量我应该怎样,不应该怎样。

我重视思考,但我不觉得前言不对后语或双重标准就代表不能思考了,思考本身没有前设条件。你是搞错了。思考和思想的可贵就在于它的没有限制。

不能前言不对后语或双重标准,这些标准,是针对成了型的学说而言才成立的。如果真想你这样说的,那谁都不要思考了。如我一再说的,自我矛盾不能否定思考过程的本是价值。

“思考的過程會反應到行動上, 思考正直的話, 行動不會扭曲到那兒, 文章也不會扭曲到那兒; 雙重標準的思考, 同樣道理, 會反映到文章的同時, 反映到真人的行事, 一樣會雙重標準.”
-----你这里一大堆推论,都是武断的。但你把当作了真理,真不知道你是哪里看来得。

什么是思考正直?是指,只想着正确议题的事,偏离了,就是不正直,就是异端吗?还是指的是一种思维的方法,是方法学意义上的意思?

前者,等于是说,我只要是在想着正统的事,行动和文章就不会扭曲到哪里去。你这种想法,有一个名词,叫“道学”,恰恰是很多人觉得要否定的东西。这是一种主体先行的方式,对思想的发展,是极大的祸害。

后者,思考方式不对,真人的行事就不正直,真不知你从何说起。这样说的话,我们社会上大部分的人都是坏人了,因为的确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思考方法。

Kenka 我问你,你有性幻想吗?你会手淫吗?你觉得你的答案,会如何影响上述思考正直,行动不扭曲,文章不扭曲这三者之间的关系?

当然,这个问题不是让你回应,而是要显示出你的武断推论是多么荒谬。

“簡單點說, blogging正是思想的倒影, 如影隨形. 如果說因為blogging就可以雙重標準的話, 那只是自欺欺人的說法. 君子慎獨, 就是要提防雙重標準.”

-------又来了,又是一大堆推论。“blogging正是思想倒影, 如影隨形。”谁告诉你的?

Blogging何止可以双重标准,简直可以多种标准!我告诉你,在blogger上我有五个blog,有的谈对社会见闻的看法,例如量子自白I; 有的专门谈投资操作,有的谈感情;有的对外开放,有的不开放,有的只对受邀读者开放,你能说它们就代表了我全部的思想吗? 我甚至不觉得这所有的blogging就能代表我的思想,何况一个区区的量子自白I? blogging,只是思想表达的一个渠道,怎能就代表所有的思想的内容?你的逻辑学要好好学一下了。你又怎么知道我在外面没有写书,你又怎么知道我的思想还有没有其他的表达途径?你又怎能把这个推论到到我的为人身上呢?

君子慎獨, 就是要提防雙重標準.
----- 先不扯blogging,君子慎獨,是儒家非常高的要求和标准,不是人人可以做到。也不代表这就是人人都要追求的道德理想状态。一个人应该有理想的道德状态,但可以不一定是儒家的,可以是基督教的,道教的,或者是只是履行家庭的责任。不管怎样,你这样提出一个高标准的儒家要求,然后又因为你认为我没有做到,就来大肆评击。这种批评方式,我认为是一点基础也没有的。


做人為甚麼不要雙重標準, 我想不用多說理由了.

----这个我同意。但这和我们说的,根本扯不上什么关系。

说真的,你要和我辩论铜首流拍,赖标,社民连三子闹事,就这些事,论这些事,我还觉得有道理一点的。

但像你们这些人,一上来就先一大堆帽子扣上去,用自己堆砌出来的一大堆的标准来攻击文章作者,对人不对事。这种评论方式,真的让我觉得十分厌烦。而且,其背后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显示自己有比较好的情操,比较高的标准,用来捧抬自己。这种评论者,在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但地位都很低,因为谁都知道这种人不会有任何贡献。

方潤 說...

你要點諗係你既事,但唔該唔好屈我,我幾時有講過不成熟的思想寫出黎就唔道德﹖

我係話你分明自相矛盾仲心安理得。
你係咁鍾意自相矛盾的,即管去,我沒阻止過你,亦沒打算阻止你自暴其短。

「没有什么思想,但又自以为是,不值得对谈」
碰巧這也是在下的看法,在這一點上面我們難得一致。
一個人已知自相矛盾,竟然還大言不慚說有甚麼大不了,不是自以為是是甚麼﹖

你認為我沒思想﹖沒所謂,我不需要你的認同。如果不是你屈我,我連這一段也懶得打。

量子 說...

我幾時有講過不成熟的思想寫出黎就唔道德
----方老师,那是我理解错了.这句我收回.

别的我们不用多说了.

量子 說...

kenka,

你为什么不回应啊?

已经过了18小时了,你也都看了那么多别的博客文章了,别说你没时间.

你要是不想玩了,麻烦你说一声,免得我老是要过一段时间来你这里看看你回了没有.

你说"总结", 离总结还早呢.岂能那么快就close file了,好让你单方面来下结论和定论?

如果你不想玩,不回应,那我就得说,这是你单方面的定论,而作为你对谈的当事人,我是不认可的.

Kenka 說...

量子啊, 你的回文太長, 又在著急, 在一旁看著, 真的有點開心. 跟你一樣, 我也從中找到樂趣.

要一點點回你, 花的時間也真多. 先說我想說的東西好了.

其實你說一大番話, 為自己思想"矛盾有理"辯護, 我想要指出的, 一直都是"別逃避自己跟自己的觀點之間的矛盾".

政客財經演員的前後矛盾, 最常用的解釋是: 情況改變了, 於是有變. 我也從來沒有否定這種轉變("很難否定"), 而且往往發生這種情況, 都會附帶"覺今是而昨非"的承認.

回歸最初的問題:
"要對付破壞規矩的社民連議員"
"支持破壞鼠兔頭拍賣的福建商人"

同樣是破壞規則, 為什麼前者無理後者有理? 你今天補充, 矛盾更會接近真相, 那你看到甚麼真相? 這個我很想知道.

Kenka 說...

開始正文:

至于你用政客,财经演员来比喻我,这恐怕也有失公平。他们的行为,无论是如何扭曲原则,自我否定,自相矛盾,背后都有一种利益的关系在内。

而我在网上写自己的想法,根本是自娱自乐,名字也说了是自白。真的是随便怎样写也可以。

如果我是知名专栏专家,那当然对文章要负责任。但以这种写作状态,根本不用负任何责任的,除非涉及毁谤或他人隐私。


其實你既然說不用負責, 那又為什麼花那麼多時間為自己辯護? 根本只消無視我就可以, 不過你既然說是娛樂, 我也覺得對, 就用娛樂的心態去回應.

你覺得我以財演政客來形容你, 相信是個天大的誤會.

你已經點出了政客財經演員, 為什麼可以自我矛盾: 他們一直為自己的利益與生存方面而努力. 只要依著生存這個點出發, 那立場可以隨意改變. 不過他們也很努力找理由解釋他們立場上的轉變.

香港議會與拍賣鼠兔頭, 對你我日常生活影響有限, 我說得白, 認為環境容許以事論事, 立場沒必要"此一時彼一時".

只是你對待你的矛盾是怎樣的? 你就把這兩篇自己的思想給消滅掉, 就好像那位隨意洗板的怪博客一樣.

自由都分兩種的, 負責任的自由, 與不負責任的自由. 我取前者, 你呢?

Kenka 說...

我重视思考,但我不觉得前言不对后语或双重标准就代表不能思考了,思考本身没有前设条件。你是搞错了。思考和思想的可贵就在于它的没有限制。

不能前言不对后语或双重标准,这些标准,是针对成了型的学说而言才成立的。如果真想你这样说的,那谁都不要思考了。如我一再说的,自我矛盾不能否定思考过程的本是价值。


要注意的是, 我沒有說過雙重標準就不能思考. 關注點仍然是"怎樣面對矛盾".
"上帝石頭"問題是其一, "轉左同時轉右"是其二, "支持規矩同時支持破壞規矩"是其三.

我不認為雙重標準是應該的, 遇到了不統一, 那就想出個統合的理由好了, 別誤解.

Kenka 說...

之後一大堆回應, 都指向同一句: 別把你的標準套在我身上.

其實也就是我為什麼要把這篇文題目定為:"德極孤, 故說不孤"的原因.

見你的反應, 是不接受我提出的"道學", 那就足夠總結了.

Kenka 說...

P.S. 我還是會看你的博的, 因為我從此知道內地人思考的模式.

量子 說...

kenka,

看完了。和你辩论比较有意思。也欢迎日后来我那里留言。

你的留言,很多细微的地方可以反驳,例如说我在自我辩护等,i have nothing to defend;又例如你说我认为谁有理谁无理之类,这些我都没有说过。我赞同或不赞同一项行为,不一定需要以是否有理为基础的。

只不过你的言论启发我的思维,所以我写了很多。

有关内地人思维的问题,技术上,应该说不上。我和你一样,都是CU的,搞不好还互相认识一些人。但当然不会互认了。我对保护自己很在意。中小学也在香港就读,毕业后到现在,一直在香港的机构工作。

不过,你愿意这样label,也没必要去否认。这是一个哲学上的问题。你觉得我的博客有所有内地人思维的特征,从而把它当作一个反映内地人思维的博客,那是你的自由。

惟有希望,你对我的评论,可否不要扯到人身上去?对我来说,网上和网下是截然分开的。网上的东西和网下的东西对我来说,完全是两回事。别的我不会那么介意。

当然,你要怎么说,怎么理解,是你的自由。我只是先说了我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