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RSS Feed (xml)

Powered By

Skin Design:
Free Blogger Skins

Powered by Blogger

2009年3月24日星期二

小學同學的真知灼見

回想接近二十年前, 我跟我媽請我的一個小學同學吃火鍋.

那位小學同學, 雖然家貧, 父母都要打工, 但讀書很努力, 自己也能照顧自己.

忘了是說到甚麼話題, 他對我媽說, "Kenka真的很幼稚".

我媽連忙糾正說, "不是幼稚, 而是天真", 他連忙稱是.

***

回想起來, 我的小學同學不單是童言無忌, 而且是真知灼見. 他大抵是看穿了我長期在母親的保護下, 沒有自己外闖的經驗, 跟他相比, 我的言行怎說也不出"幼稚"兩字, 故此才直率跟我母親說.

可是我母親不認為有問題, 反而去糾正我同學的言詞, 失去了反省自己育兒的一次機會, 唉.

2 則留言:

死仔 說...

好心你就瀨少陣.
你呀媽點對你你無得揀, 但係你點對你呀媽, 條路點行, 你有得揀.

我夠細個淨係晌屋企打機大左晌屋企上網, 我夠無乜點落街打波啦, 又唔見我係咁?

Kenka 說...

那我宣言一下好了:是我軟弱,不敢學我二姐一般跟老母作對才會變成這樣的。

但是,兩人關系很差,二姐甚至跟我說過:我很懷疑我不是母親生的。

我家的情況是:獨立就失去母愛,就是如此。

你可能做得出,我做不出,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