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RSS Feed (xml)

Powered By

Skin Design:
Free Blogger Skins

Powered by Blogger

2007年6月3日星期日

我是M男



以上是M男的象徵: 資本主義的豬, 但我想要說的, 並不是我要cosplay他, 更沒有興趣把頭穿過那塊紙板的孔.

實情是, 做做文抄公, 來自陶國璋的blog. 雖然他的文章, 其實不少抄襲Eric Fromm的中譯本, 還要刊登在信報賺稿費, 唉.

成千成萬的夫妻和戀人之間不斷發生類似的情況,而這種情況卻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複著,是否男人在說著如何的愛她,沒有她就活不下去的話是謊話嗎?弗洛姆認為並非如此,這是愛的扭曲問題,我們首先要明白人類對愛的渴求是如此迫切,甚至出現了逃避自由現象。

如果我們對虐妻者發問,你個人對愛的解釋為何,我們將會吃驚,原來人類的觀念差異是如此懸殊。這男人既說得出了沒有她就無法活下去的話,雖然不是白紙黑字,總不是假的,但是實際上他正不斷地在虐待對方;弗洛姆發現這種心理病者其實是自我分裂的,他一方面仇恨著對方,遷怒對方,由於內心的空虛,他真的離不開一個依賴著他而生存的人。在這種微妙的情況下,所謂愛的感覺只有當彼此的關係快要瓦解的時候,才會突然併發出來。

在另一種情況下,虐待者只有當大權在握時才宣佈愛護別人。這些別人可能是他們的妻子、兒女、助手,侍從或街上的一名乞丐;只有當他自覺對他們有制限的權力時,才會對他們表現「愛」。他也許想到自己實在太愛他們了,所以才願意去管理統屬他們;他會炫耀自己的機智才華,用物質、獎賞、愛的保證、關心照顧來收買他們。他甚至不惜一切而為他們犧牲,願意奉獻任何東西,不過,只有一樣除外—他不能讓被愛者獨立自主。

這類的情況最常見於父母子女之間,有自我壓縮的性格的父母往往借助對子女的愛護與照顧的偽裝來掩飾,而完全封鎖了子女尋求自由的道路。主宰者、統治者的內心,只願將子女們如同金絲雀一樣置於在金色的籠中,他願供給任何東西,就是不准飛離;對子女來說,當他們慢慢長大後,就會發現這種「愛」的恐怖。


換言之, 那些父母的是S, 我是M, 哈哈哈哈哈.

我到今日才鼓起勇氣離開, M男的特性已經烙在我的性格上太久了, 希望能藉這個機會, 遠離S與M的關係, 慢慢讓我愛人的能力能夠有所成長, 不要極端, 只懂得S與M這兩種方法.

我知道有人已經忍了我很久, 還未離開, 也在此衷心致歉, 也很感謝他還未離開. 如果早幾年就搬出去, 或者他就不要受那麼長的苦了. 希望日後可以補償.

今天是為新屋交鎖匙之日, 特以此誌之.

延伸閱讀: 理解.分解.再構成: 搬出來住

3 則留言:

GTO 說...

恭喜! 有一個自己的竇, 可以無拘無束呢!!

Kenka 說...

有人說我租樓唔等使, 但我要不是為了逃亡, 基於經濟因素, 是應該住下去的...

GTO 說...

無話等唔等使的, 賺錢就是用來買快樂, 值不值只看你覺得個價錢換到幾多開心, 今天不用, 留著o的錢o係手, 也不能確定將來可以用得更好, 隨遇而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