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5日星期三

食屎論前傳

出口轉內銷,再加潤飾:

未嘗考據德國律法, 當問黃君世澤. 然則香港尚稱依法辦事, 今既未有其法, 故不能亦不應論刑, 而港大學生可為者, 是提出罷免提案, 清理門戶, 當屬學生會章則可行之法, 不屬道德入律也.

至於關門一說, 誠如斯言, 香港淪為匪區, 迅速赤化, 欲關門, 實不可得. 仝人於網路, 亦奮起斥妖, 不敢不"從我做起"者. 惟敵勢大, 亦深感面書與博客之游擊戰不易為也.

籤曰: 眼前鬼卒皆為妖, 廟堂無人, 鬼哭神號不絕於耳, 惟望匪速亡, 乃可期昭鹿死之大白.

或曰: 不應有思想禁區.

同類問題: 為何不能食屎? 1961年的確有藝術家Piero Manzoni製造內藏屎的罐頭, 自稱行為藝術者, 但未嘗聽聞有人嘗糞. 更沒有人會長篇大論, "理性分析"為何不能食屎.

食屎頂多是一人受, 今有人宣稱的, 不只"為何不能食屎", 更有云"食屎沒錯", 被人厭惡, 不因為你不應思想, 更應是"為什麼竟然認為屎是可以食的".

"理性討論"屎"可能不是臭的", "不是那麼討厭", "屎可護花, 不應鄙視", 之類, 假如我真的食飽飯等屎痾, 可陪你玩. 但屎本質還是臭的, 怎"理性討論"都不可能改變.

人生苦短, 為此問題傷腦筋, 假名思想自由, 那請閉門討論, 別以學生會長之名宣稱.

或曰: 大學生會長應帶領思潮.

男教師不能打女學生主意, 政治領袖不能說謊, 商人不能無信用, 可曰"不自由"? 要打破"禁區"乎? 此曰"逾越", "濫權"也. (有文講得更深入,宜讀

學生會長亦如是, 其言行皆代表全體學生, 期待的是此人讀聖賢書, 代表社會棟樑與社會良知. 學生所謂反叛社會, 皆以良知為盾, 道德為規, 非為匪獐目, 顛倒是非以為能也.

思想無禁區, 腦內如何天馬行空, 姦淫擄掠, 暴力殘忍, 皆不犯人, 但宣之於口, 代表言者認為如此思想正確, 欲招人認同, 今鞭撻者, 咸稱該思想不正確, 從無設立禁區, 不準如此思想之意.

思想從來無人去禁止, 而且禁也禁不來, 警察政府可禁肉體, 精神卻無法控制, 不獨大學生, 稚子老嶇皆有自由. 即使是催眠師, 如果催眠對象心中抗拒催眠師之言論, 也無法催眠成功的. 別被電視劇騙到. 德國無法禁止國民腦內所想, 惟禁止宣揚國家社會主義. 兄指思想禁區之言, 屬子虛烏有, 捉錯用神的指控也.

還有, 陳同學如果不是學生會長, 焉能高坐台上發言? 此屬各港大同學規章上賦予陳同學的特權, 焉能說不能代表港大學生? 尼克森濫權, 竊聽政敵秘密, 則被國會踢下台. 總統有辱國體尚在其次, 更重要的是濫權代表失自律, 不可再委以重任. 同樣道理, 茍無是非之心的陳同學, 應否再代表其他港大同學?

5 則留言:

黑人 說...

已有人解畫,罐內的是石膏
不是c

Kenka 說...

黑人,我戲稱為薛丁格的屎,一天不打開,一天都不知道裡面是甚麼東西。

C.M. 說...

提出罷免提案,當屬反對者的合情合理之辦法。可也。

方潤 說...

諗黎諗去都諗唔理點解會有人話「罷免」係唔理性。

如果佢只係個普通學生,講完之後有人話要踢佢出港大,咁先叫唔理性。

Kenka 說...

C.M., 陳一諤明明肩著港大學生會名涵發言, 不可能不代表港大學生. 當今罷免提案, 正起碼代表你曾說過的"他不代表港大學生", 是不正確的.

方老師, 所謂"理性""討論""公平""公正""公開"......道德高地用語一種. 聞說有高官廢話bingo, CEO廢話bingo之類, 有心人的確可以排出這一類詞語, 做個"論戰bingo", 看文棍文章就可以略增趣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