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RSS Feed (xml)

Powered By

Skin Design:
Free Blogger Skins

Powered by Blogger

2008年1月14日星期一

原來中醫可以如此"形而上生物學" (二)

JT叔叔的文章再一次令我拜服. 這次他只是用了"中場休息時間", 就講了好幾個重要觀點:

1. 人是同時具備"形而上"與"形而下"雙重特性:

人的身上有「經脈」,循行於人體的表面,用「穴檢儀(傅爾電針)」之類的機械來測量人類體表的電流量,會發現某兩點之間的電阻特別小,把這些電子循行較易的點連接起來,就畫出了幾乎完全等同於古書的「經脈」圖形。也有人去檢查「經脈」那個區塊的肉體,也會發現經脈上下的肉體細胞乃至於骨細胞,其排列會形成某種方向性(參見《人體使用手冊》);可是,要因此就倒果為因地說:「那些低電阻的路徑是那些排列造成的」卻不行。因為,只要人一死,全身經脈就消失了,測不出來了。簡單來說,就是:人體的肉身,是不具有任何經脈得以存在的憑據的。


有不少愚癡反中醫之徒, 認為針灸不"科學", 應該要認真細看這一段文字.

我估計幻痛也是跟人體經脈形而上的部份有關.

二, 病毒二重性

有這麼一個西醫的實驗:

一般而言,我們會認為癌症是「癌細胞吞掉好細胞」,想當然爾。不過,這個實驗是:把癌細胞和好細胞之間隔著一片玻璃片(還是水芯片?有出處那本書我弄丟了,一直沒再買回來),不讓它們真的接觸,可是,隔在彼端的好細胞,還是漸漸會被「帶壞」而變成癌細胞。也就是所謂的「基因」,根本就可以因為磁場之類的「形而上」之力,而像錄錄音帶一般「轉錄」過去。

癌細胞是「物質」,沒錯。但「癌症」也是一股「能量」,而且是有意志力的能量,這是第一點。

而這一類的「能量/物質」,進入人體,又是如何運作呢?

以病毒為例,它的傳導,可以是從能量,也可以從是物質……

曾經有機會遇到台灣地位崇高的西醫崔玖教授,JT問了一句話:「崔教授,您覺得病毒是能量還是物質?」崔教授馬上正色道:「當然是能量!是一種『訊息』,不是物質!」

崔教授會這麼說,是因為她有一次發俗稱「蛇纏身」的「帶狀皰疹」,那是一種病毒感染,西醫認為是「沿著神經節」傳染的病。可是崔玖教授自身發過帶狀皰疹的經驗卻是:紅疹在身上「畫下了小腸經的圖形」!人家是神經和經絡的大行家,當然就會曉得:「那不是神經節!」JT的乾哥哥也有一天晚上在家發蛇纏身,從後腰繞向前面,剛好是中國人奇經八脈中的「帶脈」(如果從上背向下斜繞是神經,平繞是帶脈),而家裡沒有藥,我乾爹就叫他吃「小建中湯」頂一頂,說也好玩:那條紅線,就又循原路縮回去了!

不過,JT的西醫朋友,卻也跟JT說:他在西醫院看到的,真的有人是沿著「神經節」長的。那,由此看來,病毒果然是一種物質了。


也就是說:病毒這個東西,真的是存在於「跨兩個次元」的曖昧領域的:有能量、靈的部分;也有物質、DNA的部分。



越說下去, 要說到光的波粒二重性, 還是龍樹菩薩中觀論的不一不二?

三, 精氣神
而中醫的藥理學……不,不只藥理,根本在哲學上,就不是「心物」二元相對論,而是「心、氣、物」三層統一論,練功的人會曉得「精氣神」三寶,說白話就是「體、氣、心」,這三樣東西,雖然處在不同的次元,卻是可以互相轉換、不斷交流的。(「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合道」三階段修煉,丹道家稱之為「三花聚頂」)「煉精化氣」是把肉體的「質」轉化成能量介體的「氣」,「煉氣化神」是把「氣」能轉化成「靈」能,而「煉神還虛」的「合道」狀態,則是脫去一個靈魂「自我執著」的殼子,而變成宇宙法則(道)的一部分……。

從這一點也可以跟西方新紀元運動中, 常常被提及的肉體, 星幽體, 以太體三者相通.

5 則留言:

方潤 說...

胡說八道。

我不知道他對中醫有多少認識,但似乎對西醫沒多少認識。亂說一通,把概念胡亂搬弄,就當成自己的「形上學」基礎了。

聽起來,簡直有騙子神棍的味道。

Kenka 說...

存疑之處, 大抵有崔玖教授的意見, 有那個癌細胞隔玻璃(?)感染.

但同類療法雖然不是主流醫方, 但也有其實效可見, 否則不可能在美國歷久不衰.

方潤 說...

> 但同類療法雖然不是主流醫方, 但也有其實效可見, 否則不可能在美國歷久不衰.

同類療法的「實效」就是等於「安慰劑效應」。

飲符水雖然不是主流醫方,但也有其實效可見,否則不可能在中國歷久不衰﹖

Kenka 說...

有很多話想說, 先點幾個重點, 不太準確:
1. 方老師的角度, 是典型的科學教徒: 不是某種在美國的宗教, 而指以科學為正宗的一種心態.
2. 現代科學觀源於心物二元論, 而偏向唯物論, 有排斥唯心論的天性, 大抵是耶教壓迫後的反彈吧?
3. JT叔叔曾說過, 用西方科學的方法來研究中藥(特指研究出所謂的有效成份), 百份之九十九是rubbish.

方潤 說...

1. 把科學比附宗教,是文化界的慣常招數。
一用上這個,科學就不過是「另一套世界觀」罷了,有甚麼資格說三道四﹖

可是,科學和形上學的最大分別,就是科學可以在物質世界證實或證偽,而形上學做不到。
只要我們是在討論物質世界的問題,那麼科學就有指導作用。
在這種情況下,就科學是宗教,只不過是遁詞而已。

2. 科學是物質的,根本就不容許唯心論。
要唯心的話,去搞哲學/神學/神秘主義就成了,何必去搞科學﹖
雖然,科學家通常自稱為自然主義而非唯物主義,因為唯物主義給人一種機械、沒人性的聯想。

3. 問題是這位JT叔叔說的東西有多合理﹖
如果他是這方面的專家的話,那麼當然是個參考﹔但如果不是的話,那麼訴諸JT叔叔就是一種邏輯謬誤。
如果不怕「以偏概全」的話,根據檢視他兩篇文章的結果,「百份之九十九是rubbish」似乎比較適合用來形容他的文章。

是的,這樣說是很侮辱人的。但你引這句說話,我不得不產生這樣的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