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7日星期六

中國假使大崩潰...(五)

米搞兄說,我還未定義怎才算大崩潰,是說得對的,但要答也不容易。縱觀二十五史,所謂改朝換代,我沒詳細研究考證,但大致這樣:

第一種是以禪讓為名,讓軍權最大的人名正言順得王位,通常當時中央政府內閣已經聽令於軍權最大的那位,政府順利過渡。
第二種是起義或者外國攻入首都,消滅中央主要軍事力量與政府內閣,另立中央政府。
第三種是當時中央政府已經無法掌握軍權,軍閥混戰到最後只剩下一個,到時中央政府也同時消滅。

有人說崖山之後無中國,指的就是第二種情況,宋被元消滅了。但其實早在南北朝末年,陳也是類似情況,被北周徹底消滅。楊堅祖上有西涼血統,文化上又稱不上純種漢人,可以歸類為外國勢力了。之後還有一次,那就是女真人滅明。

今天大陸的愛國教育過度強調以上情況,那是民國百年期間大日本帝國侵華的後遺症,也是共產黨合法執政不可或缺的場境。但今天事實上發生機會不大,是因為直接統治太麻煩了。語言文化溝通並不容易,花的精力費用過於龐大,成功的話叫殖民,不成功的話反過來就被漢化,失去自己語言文字了。

建立傀儡政權又如何?看看伊拉克與阿富汗的情況都應該想得到,把軍事力長期投入敵地,游擊隊或者恐怖份子隨時伏擊,對本國經濟軍事都是重大負擔,更何況是一個人口比美國還要多的國家?

另一方面,起義極容易失敗,那是因為行軍需要的是專業,是學問,是財力,是裝備,是組織,平民容易做到恐怖份子或者自由鬥士(視乎立場而定),但要會戰,甚至攻入首都所需要的專業程度並不是烏合之眾能做得來的。

所以如果今天中國真的要改朝換代,要不是第一種,就是第三種。

---

第三種的情況,有漢末,唐末,清末。

不過我認為今天這種情況要發生比較難,原因在二炮部隊

二炮部隊代表的是超強破壞力,也代表國際影響力與地位。為對抗俄羅斯,美國,印度,朝鮮等國,二炮部隊不會輕言分裂,合的利益大於分的利益,正如子彈當然越多越好,也有如天子,得之可以挾諸侯,所以軍閥割據的情況也不容易發生。

---

要有第四種情況嗎?有的,前題正是軍隊國家化,不為地方所有,軍政分離。

(待續)

4 則留言:

篤篤篤撐 說...

在社會學上, 大崩潰有另一個名稱: disorganization, 有定義的

篤篤篤撐 說...

但我不同意你對中國的定義, 因為如果以漢族來介定中國, 則現代中國無地位了. 而唐代亦難以定為中國

按傳統理解, 應該是指中原 (以前是指洛陽一帶)為王的國家(部落)方稱為中國, 引申發展, 所謂中國就是一種對中央權力(傳統講法是道統)認同, 簡單就是定都中原的國家機器. 所以讀中國歷史要讀元/清,

Kenka 說...

我懶惰,有沒有社會學disorganization的中文說明?

可能你不知道,其實很多人質疑成吉思汗的征服世界舉動為什麼要算到中國人頭上,那是以民族國家的角度看,也是當今不少國家立國的理由。

再扯遠點,中國其實不是一個地理概念,而是「位於中心的國」,你可能注意到,歷史上很多國的名字是來自於自己或者先王的封地,那些都不是「中國」,而是「中國歷史」的一部分。

篤篤篤撐 說...

社會學上的disorganization, 因為年代久遠, 詳情都唔記得了.大概是這樣的: 社會被假設成是organic地聯繫, 即使社會上有不同組織/文化/制度千糸萬縷連繫, 這令社會保持某一種穩定的狀態及社會結構下運行/或發展

假設當這些千糸萬縷的關係被割斷, 原有的制度和制度之間不再多元地連繫, 就會各自運作/各自消失, 社會就無法用原有的方式運行, 直至重新建立起新的社會結構為止。

馬克思的講法, 就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 反過來上層建築又會反作用於經濟基礎, 若果兩者不能平衡配合, 雙方就會各自轉變直至可以互相配合 (悖就是革命/解體);

有一本二十幾年前出現的書:金觀濤的"興盛與危機", 又或者簡化版的"西方社會結構的轉變" (比起前者, 這本書論點一樣, 但減去所有數未部份), 就提出了經濟結構---文化系統---政治結構三者共同平衝方可維持社會穩定, 書中主要是對比中國和西方社會的進化, 提出西方社會每次崩潰之後, 可以由原始社會不斷進化演變,(古羅馬/封建/中世紀/行會社會/工業社會....), 但中國每幾百年就來一次大崩潰, 結果社會結構卻在每次崩潰之後又會用同樣方式重新運作, 他稱之為"超穩定結構"

如果要搵最orginal的pure theory, 大概是於六十年代盛行functionalism(功能學派), 當中的開山鼻祖parsons提出五組對照的variables表示現代社會的特性, 如果缺乏這些variables, 社會現代化並不穩定 (當中我只記得現代社會的universalimsn vs particalism

幾十年冇讀書, 只記得o甘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