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日星期二

高鐵短答

或曰: 高鐵不過是戰場, 而不是戰役本身.

應曰: 會說這些傻話的人, 大概忽略了不少討論高鐵本身效益的文章, 焦點都被轉移到八十後, 示威之類上. 多用google大神吧.

或曰: 高鐵包含高度博奕, 值得留意.

應曰: 日本國鐵建成新幹線後, 不斷被拖垮, 終至解體與民營化, 債務到今天都未還清. 如果說有甚麼博奕, 我倒認為可以關注, 四縱四橫會否因此拖垮鐵道部, 重覆大煉鋼的鬧劇, 終至全國崩潰.

或曰: 客運貨運需求大, 故此鐵路很需要.

應曰: 答案不是高鐵. 因為以客運的客戶群而言, 都是貧苦大眾, 不是高階商務客, 但高鐵票價定得高, 務求收支平衡, 必強逼貧苦大眾搭高鐵, 那就是現在常抱怨的"被高鐵"了.

或曰: 高鐵很偉大.

應曰: 去你的偉大! 對以事論事而言, "偉大"會導致極度偏頗的論述, 一旦見評論有"偉大"一詞, 那已經不是論文, 而是宣教文. 既是宣教, 則已有成見, 教之無益反招仇恨.

3 則留言:

C.M. 說...

幾特別。碰啱我講過類似既野。嗯,等我試下。

>>會說這些傻話的人, 大概忽略了不少討論高鐵本身效益的文章, 焦點都被轉移到八十後, 示威之類上. 多用google大神吧.

戰場一樣有人關注,一樣重要,也很有啟發性,但戰役代表更高層次的目標,沒有忽略與不忽略之衝突。很可能是應者誤以為或曰者忽略了戰場的內容罷了。

我會和應歌德之說(推測意思,唔記得佢響邊度講過),高鐵之爭,其影響和意義之大幾乎可比零三七一。

>>博弈

你說的是經濟影響,還是博弈?

Kenka 說...

CM兄, 我下次還是請曹操與蔣幹出來, 那會易看一點.

我說得乾脆點: 中國今天不需要高鐵, 當然香港更不需要高鐵, 是完全反對派.

我承認我對於高鐵的觀點與論述都出於國鐵與獨媒那邊. (維基百科的國鐵民營化是我擴充了不少內容, 主要翻譯自日本維基百科), 早判定新幹線一類是大白象.

不過我已經說過, 不信者恆不信, 就算把歷史攤給他們看, 還是不會相信的.

歌德要不是米搞處, 你處, 就是黑人處, 不會去我那兒的.

博奕者, 不就是我之前說過, 甚麼中央借深圳處心積累要消滅香港之類的想法嘛.

Kenka 說...

再补充:

或曰,就是【某人说】的意思;应曰,就是【回应】的意思。

刚刚看了歌德在船山那边的回应。也是简答一下,但大概他不会看到的,因为这里就是他极厌恶的立场宣说:

屁股指挥脑袋,绝大部分人都是先有立场后有理论。应该问的是为什么会陷入囚徒困境,互不让步。

理性讨论只在双方势均的情况,有意互相理解下,才发挥最大作用。歌德厌恶现在的境地,是昧于现实。他批评现在多【外國無厘頭理論應用係香港】,同样可以套用在八十年前的共产党身上,结果呢?

我自问读书少,但凭常识推断,所以他不会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