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RSS Feed (xml)

Powered By

Skin Design:
Free Blogger Skins

Powered by Blogger

2009年2月25日星期三

從伸手助人協會餅乾到藝術發展

今天在地鐵站見到老人, 一如以往的伸手助人協會賣餅乾.

我走去買了一份, $35, 跟以往的差不多. 但極度不同, 而令我皺眉頭的, 是餅乾不再是老人家親手弄的, 而是採用某餅家的機器生產.

以往的都是一大塊鬆散, 形狀不一的朱古力餅乾, 雖然不算美味, 只是我吃的, 某程度而言是在肯定老人家勞動的價值. 現在改用了機器, 效率肯定提高了, 卻缺少了人的氣息, 缺了一種獨特的價值.

機器生產肯定比人手, 甚至是生手生產的更有效率, 合乎經濟效益, 但在我看來, 那些稚拙的手藝背後, 包含著百丈禪師的"一日不作, 一日不食"的風骨與堅持, 大概對那些強調經濟效益, 社會進步的人來說, 是難以明白的吧?

我記得中學時美術老師說, 優秀的藝術家能看得久遠後的潮流, 可惜往往不夠長命等到流行的時刻, 無法食住果陣風潮賺錢, 所以藝術家往往是貧窮潦倒的.

政府與及商界就是無法忍受藝術家, 等待創造出新價值的時間. 他們眼中的市場, 只有今天, 當中沒有絲毫長遠的意思, 更不容許平庸甚至失敗. 誰不知大量生產降低成本開拓市場是對的? 誰來關注當中失去的人際關係, 與手工藝的用心?

說回頭, 其實最有效率的籌款方法, 應該是直接捐錢了事. 只是為什麼到今天還是要請公公婆婆去做餅, 拿出街賣? 為什麼還要賣旗籌款那麼耗費人力? 那些強調經濟解釋的學者, 會否懂得從另一方面看看"人", 經濟以外的價值?

P.S. 所以當Leona說Joe Chan如何是一個curse, 一看如此文章, 我只會想: 他真悶.

2 則留言:

小瓶子 說...

Joe Chan 学得很专, 例如书法和摄影, 虽然end product 可以给人欣赏, 但制造过程却是很孤独. 要与之拍拖, 我觉得除非对手在某一方面也是专家, 否则很难有共同话题, 难以交流.

Kenka 說...

小瓶子,如果Joe Chan研究的是動漫畫的話,他就是御宅族。

換句話說,他受歡迎,只因為書法與攝影被認為高尚,不似動漫畫的受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