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RSS Feed (xml)

Powered By

Skin Design:
Free Blogger Skins

Powered by Blogger

2008年12月1日星期一

論抗議的幾種方法

出口轉內銷: 余有虛言: 所謂惡法

以下經過重新排版, 補充點內容.

------

抗議一定要展示力量, 有時候要展示暴力, 然而暴力不一定向他人, 也可以指向自己, 那就是自殺.

自殺都分很多種, 比如說越南僧人的自焚, 七生報國的三島由紀夫公開切腹, 都是此中的典型. 但還有一種常見得多但不明顯的方法, 那就是絕食.

絕食其實是慢性自殺,只是要有效就要有幾個前題:
一者自殺者本身要有極強影響力
二者要反對的是值得以生命換取的大義價值之類
三者他一死會嚴重影響抗議對象,一般來說是公權力
四者抗議對象要臉皮薄。

甘地絕食英國會怕,因為甘地一死全國印度人會即反,英國將會無法應付。施明德, 昂山素姬絕食亦有相當效果。天安門學生絕食其實也是同樣道理,死了人會煽動到全國人民感情,但因為中共厚顏,乾脆親自動手叫他們求仁得仁,所以無效。

在香港, 以前出過蘇守忠絕食抗議天星小輪加斗零, 但現在基本上都沒有人使用這種方式, 為什麼呢? 原因在於香港的立法會議員並沒有這種過人的影響力,而且所謂絕食並沒有尋死打算,預先宣告,幾天了事,效果不彰之餘還把招數都用爛了。用爛的招式再用的話甚至會有反效果的。所以絕食在香港今天是行不通的。

如果是暴力對外呢? 武裝革命是極度有效的方法,當年孫文加入致公堂, 當了紅棍(好想考究佢係咪雙花紅棍), 拉攏洪門, 做反了十幾次才由其他人撞手神成功了.

但打仗要有足夠後備軍人一樣,武裝革命也需要充足人力, 除了前線人員還要很多後勤。孫文失敗那麼多次, 其中一次是因為買武器的黑市商人交不出貨, 又無法煞停起義, 可見革命組織差的話會白白浪費人力. 香港人沒受過軍訓,鎗械限制又多, 會用鎗的恐怕太少,少得只能支持一次脅持人質行動,更何況是後續活動。對了, 香港也曾經真的有武裝革命, 其名為反英抗暴, 人家革命不是請客食飯, 可是連整個北角都成為根據地, 野戰醫院一應俱全的啊.

而且現在革命可無法波瀾壯闊, 那是勝者為王以後, 奴才用以塗脂抹粉的形容詞. 今天有一個很響亮的罪名: 恐怖主義. 幾乎誰搞武裝革命, 名字一套, 極難翻身.

如果人數少得可憐, 學安重根單槍匹馬行刺可以嗎?可能是相對較為簡單易實行, 一把小刀就可以, 膽正命平, 如果目標不是尊貴人物的話, 學楊佳一般還可以殺十來個,但缺點就是自己被判刑以前會受極大痛苦, 而且真的給你殺到重要人物, 連鎖效應會極大,並不值得。還有,也是剛才說過的,香港人不尚武,只會殺貓, 沒那種氣魄。

「可幸的是,香港年輕人現階段只會殺貓。要是日本的貧窮年輕右翼,老早就會忽然拿把武士刀,衝到財政司府上,大叫“天誅!!”,然後……」把上文財政司一詞換成特首,一樣。

4 則留言:

方潤 說...

幾搞笑,今天回看,才發現自己問了一句就被網主視為「如此態度不談也罷」。

原來他以為「暴力」是不證自明的。於是隨口把「掟蕉」等同暴力,然後就恐慌「台灣化」起來。

有人抱這種態度,確實也是說來多餘。不知為何你會有興趣跟他談那麼久。

Kenka 說...

他肯定認為在議會使用口以外的方式表達意見就當做暴力, 是個理想主義者. 香港"和諧"太久了, 他也是個典型的保守派, 看不過左派的眼也很正常.

再談下去就會知道, 他是那種拘泥於手段的人, 那真的沒話可說了.

方潤 說...

呵,在下可也拘泥於手段呀(搞章的人怎麼不拘泥),只是看不到背後的意義,讀那麼多書來幹甚麼﹖

更搞笑的就是,偏偏有很多人投票給他們就是入去「搞事」的,否則他們也選不上。
為何有那麼多人希望有人在裡面搞事﹖他們似乎想也不會想吧﹖

Kenka 說...

那也不能全怪他,像他的人在香港為數可不少, 甚至算是一個主流.

相信很多人都會認為香港現在越來越多, 他們心目中的刁民吧. 精英主義, 中環價值, 認為現況不應改變, 但往往像他這種人, 在香港會變成犬儒.

他的態度還算不討厭, 我才跟他多談一點, on goethe的話我肯定不會留言. 我雖然有訂閱, 但goethe字裡行間令人極度厭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