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RSS Feed (xml)

Powered By

Skin Design:
Free Blogger Skins

Powered by Blogger

2007年11月19日星期一

癌症的業因是甚麼?

逸賢企鵝處有這篇文章, 這樣寫著:

對我來說,不用投放太多感情,不用為她流淚或感觸,也不必故意裝起正義模樣數落她的所作所為,冷冷待之最佳,不太多也不太少。

...廣府話說:小心最後兩年,此話最為準確。積聚那麼多財富,最後還是一次癌症花得精光。而且,特別使她擔心的是那個寶貝女兒,走的似乎仍不是一條正路,每個父母最不想看見的卻發生在女兒身上,都給記者拍了下來。在她自己來說,一切已無法扭轉,也不可能有第二次機會重新做人,說要笑麼?如何真正笑得開懷?


後來我問過其他朋友, 才想起他跟翁美齡的傳聞:

翁美齡自殺之謎-有真相~~牽動了億萬人的情感底線_黃蓉
有冇人知道點解翁美齡當年要自殺呢?

想當年,翁美玲之死大家都把矛頭指向湯鎮業,
怪他用情不專,雖然翁美玲也有為情事而煩,但真正令她對人生絕望的是~她被3個大漢輪奸了,.

那時我的阿姨是教友,也有隋一些神父到監獄去開導一些已經懺悔了囚犯,其中一個囚犯(黑社會份子)他對當年的所作所為(強姦了翁美玲)感到極度的懊悔,翁美玲也在被奸後的1個星期自殺身亡,所以他認為是他一手害了這個女孩的一生,這個人同時亦披露當年他是受到沈殿霞的指示去強姦了翁美玲當作是給翁美玲一個教訓,因為後者一次不小心洩漏了秋官被人捉黃腳雞(和未成年女孩發生關係時被人捉到)的事給記者知道,(翁當時是住在秋官夫妻的樓下,所以無意聽到他們為了此事而吵架)..

這件事原本那位囚犯願意出來做訪問奈何阿姨的老總怕惹事,唯有把是單"料"不了了之....


這單捉黃腳雞事件在當年並沒有被傳媒揭發是因為沈殿霞出錢出力(求助鄧光榮用黑道勢力)擺平了對方﹐

大家一定很好奇為何傳媒會知道這件事呢?
其實當時是翁美玲不小心洩露了這個秘密給記者知道﹐(翁美玲不小心聽到秋官和沈殿霞為了這事吵架)。。。。。

而當時的傳媒都因為肥野有"黑氣"照住所以咪唔敢大事報導囉。

好像當年何守信也被人弄局捉了黃腳雞﹐
因為何不夠勢力﹐所以咪報左警﹐仲鬧到上法庭呢﹐
當年法官還頒下令傳媒不能用何守信的全名見報﹐所以當時傳媒在報導此新聞還特地喚何B為A先生呢


當我從阿姨口中知道翁美玲自殺的真相﹐
我也很心痛畢竟翁美玲是我年少時最喜歡的一位出色演員﹐
我想說的是當時傳媒對於沈殿霞的所作所為是心中有數但沒有證據﹐所以不敢大事報導。

能讓我阿姨(和傳媒)更加肯定這件事的真偽是在翁美玲去世後的大約5﹐6年﹐有次阿姨隨神父去監獄作說教的時候有一個前黑社會的囚犯忽然向我阿姨和神父懺悔告解哭訴他人生中做過的一件最後悔的事就是斷送了一個女演員的一生﹐他受了姓沈??的指示去連同2個大漢強姦了這個女孩子﹐當時他不知道事情會變得這樣嚴重﹐後來他看到港聞消息知道這個女孩在住家自殺身亡後才驚覺一切已經太遲了﹐可憐的翁美玲在感情和身心都受到極大雙重打擊就選擇了不歸路。。

5,6年後真相大白了﹐可憐翁母可能在英國還不知道這件事情的背後案中有案﹐我希望大家看到真相後把此真相廣發其他網站讓大家知道這沈殿霞的真面目還翁美玲一個公道。

表面是開心果,內裡是黑心婆



我沒法看透三世因果的能力, 所以我不知道, 也渴望知道, 癌症的業因是甚麼: 為什麼自己身體的細胞要內戰?

縱使真的自作自受, 亦應該以四無量心來看待, 所謂的: 願諸眾生永具安樂及安樂因; 願諸眾生永離眾苦及眾苦因; 願諸眾生永具無苦之樂、我心怡悅; 願諸眾生遠離貪嗔之心、住平等舍. 那怕他真的是做了大惡業, 因而女兒不貞, 身纏惡病痛苦延綿, 但於當前所受的痛苦, 絕不應幸災樂禍.

何謂不多也不少地看待? 太難拿捏了. 面對身纏惡疾的痛苦, 有人施以同情心, 縱使便宜的, 總比沒有好. 面對死亡, 面對病痛, 物傷其類, 我們真的可以冷眼旁觀, 無動於中嗎? 至於誰人能點化他, 指出業因, 使他懺悔, 應該不是我們這些在旁的, 可以輕易指指點點.

見到他受惡果時的痛苦, 的確令人同情; 見到他的惡因, 而不知悔改, 只能眼巴巴看著他受苦, 其實更應該以大悲心攝受, 而不是去想辦法"不多也不少"地看這回事情.

3 則留言:

VC 說...

如果這故事是假的,你種這個因,又會帶來甚麼果呢?

撤回它吧。

方潤 說...

我睇左第一次既時候,感覺不妥。但沒有理據,所以不說。
然後我跟老媽談起,忽然想起一些東西。

這個故事的可信性,完全是依附於一個孤證﹕就是曾經有人向神父告解。
於是整件事就變得疑點重重。

1. 神父不會把告解的內容洩露。因為這是他的「職業」道德,就正如律師、心理學家一樣。
2. 故事的「洩露點」,是一個跟隨神父去監獄的「阿姨」。那麼﹕

2.1 為何告解時「阿姨」會在場﹖告解不是一對一的嗎﹖
假設那囚犯有如文中所言,是突然表白的,那麼這位「阿姨」有沒有跟神父一樣守秘密的義務﹖
如果把告解的內容洩露出來,那麼她算是出賣了囚犯﹖還是出賣了神父﹖(因為神父是讓她跟進去的)
這是否合乎她信仰的做法﹖如果不符合,為何神父會讓一個這樣的人跟隨辦事﹖
2.2 「這件事原本那位囚犯願意出來做訪問奈何阿姨的老總怕惹事」
那麼這位「阿姨」是記事嗎﹖
神父帶記者去聽人告解﹖這個神父是否有問題的﹖

3. 另一點奇怪的是﹕
3.1 如果神父去做的是傳教工作,那麼帶同教友亦無不可。但傳教大多是集體活動,應該不會跟囚犯獨自見面,也就不可能聽到「告解」。(如果願意讓所有人知道,那麼囚犯大可向懲教人員自首。)
3.2 如果神父去做的是開導工作,那麼似乎不應該帶同其他人都見囚犯。(以我所知,學校裡的輔導老師都是單獨輔導學生的。試想想,如果有其他人在場,原本信任輔導老師的人也未必敢說心底話。)

當然,我不能否認這種事情的可能性(反正肥姐與黑人物過從甚密,也應該算是公開的秘密),但這個故事的佈局,似乎太令人生疑了。

Kenka 說...

VC: 謝謝初次留言.

不是我自己的引文我都會用上斜體. 這樣說吧, 那位網友既要"不太多不太少"地對待肥肥, 但又沒有解釋過甚麼所作所為值得"裝起正義模樣數落她", 我也不介意推測一些可能的原因, 貼出來看看, 反正網路上已經傳之甚久, 貼出來也不代表我認為這個傳言是真的, 只要說明"有這一個傳言"的事實而已.

方老師: 我從來不會推測這些傳言有幾多是真幾多是假, 甚至傳言肥肥是扯皮條, 我也不管. 眼不見不為信也.

傳言之於某人, 既無法證明是否為真, 只能靠經驗累積, 推斷傳言可不可信, 就此而已.

p.s. 正如alpha大所言, 王岸然感覺上像憤青, 那位網友的言論也有如此感覺. 我第一次看他這篇文, 我都錯以為是否肥肥與他有不共戴天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