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7日星期二

我的惡頂老媽 (一)

老媽十一點半突然彈返屋企, 劈頭就同我講, 要剛剛回到家的我到別的地方去睡.

大佬, 我剛剛才回來, 明天又要倒塔咁早上大陸, 咪玩啦, 畀我有覺好訓啦.

老媽話: 樓上裝修好大塵呀.

大佬, 而家幾多點呀, 隔到現在又幾點呀, 塵埃落定啦, 我第二朝又咁早走人,邊度會食塵呀, 係都食果一晚咪算囉, 使死呀?

老媽話: 你老豆係咁衰唔聽人話, 你都一樣咁衰

大佬, 多謝晒! 鬼叫你果d"建議"咁令人難以入信, 我都唔敢聽你講啦. 之前日日屈我飲杯牛奶, 而家呢? 你自己都已經奶晒野, 我都唔好意思再搬鏗鏘集黎寸你啦.

老媽話: 你睇下? 我買左d過濾紙, 包住冷氣機個風口, 機都唔開, 一日喳, 張過濾紙就黑左啦.

大佬, 之前有冇control experiment比對下先架? 或者係張紙太好吸呢?

老媽大喊發老脾: 你咁都唔信我?

大佬, 我之後睇說明書, 話明兩個月後會變得黑晒, 而家係吸左d, 但真係未必學你咁講咁大塵姐.


我真係唔知道, 係咪我家果本經已經易讀左好多. 但呢一刻我真的很討厭呢個屋企.

以後遇到一次惡頂事就再續寫, 我肯定唔會只得呢一篇算數.

4 則留言:

Justin 說...

咁,佢叫你去邊道訓呀??

時常覺得,老一輩的,對一些佢地相信的事,會堅信不移,點講都講唔通。

Kenka 說...

咁係有另一個住宅單位, 係屋企名下既. 已經買左幾年, 但響果度過夜既日子夾夾埋埋都唔夠一個月. 又唔租出去, 係咁每個月交管理費, 我都唔知為乜.

道理點講都唔通都由得佢, 但唔該唔好燒埋我果疊, 尤其係果d道理講唔通既野. 最要恨既係講唔聽就霸王硬上弓做左先講, 逼你就範, 細個果陣已經受夠了.

Marshmallow 說...

哈哈,老媽子有時候都頗惡頂...忍下啦,她也只是為你著想。

Kenka 說...

忍呀忍, 一忍都忍左幾十年喇...而且我老媽係好多時都好惡頂...唔係唔知個出發點純正, 但手法真唔係一般人, 好心變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