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5日星期日

"點解我要答篇文章係咩中心思想?"

我還記得中四當年有一篇課文, 是白先勇寫的. 課本後面有問題, "請敘述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 當時我很困惑. 既然作者尚在人世, 他想在文章中表達甚麼, 直接問他本人就好了, 為什麼要我忖度作者的心思? 他想要說的東西不就是這些文字了嗎? 還需要我們自己胡亂猜測? 很有可能越解越糊塗."

所以我的中文成績一向都不好, 人家回答這類問題時可以答兩三版紙的時候, 我就只能嘔出五六句來, 有時候我都很想知道那些同學究竟知不知道他在寫甚麼, 就算是精讀班提供的答案, 也應該沒有那麼多東西可寫才對啊.

後來我才知道, 這個世上總有很多場合, 是作者故意要把自己真正的意思藏在字裡行間, 要你努力推敲, 比如這篇.

足以影響我們切身的演講, 甚至一顰一笑, 我們都會努力去解讀當中的含意. 當年朱鎔基對董建華一句"議而不決決而不行", 報章的評論版就說了好幾天還未完. 心上人對自己的舉手投足, 也會牽動我們的心靈, 希望那代表著"得米了!"的意思.

四大名著, 莎士比亞作品, 金庸小說, 文人雅士爭相引用, 解讀, 重新演繹. 到近代連電影都有幸被影評人解讀. 只是動畫片, 可能還是太新了, 在發祥地日本, 相關的評論與解讀都有了, 只是在香港, 還是把動畫片停留在"兒童消遣娛樂"那種程度的認知.

扯遠點說, 電視遊戲都有專家去評論, 他的名字叫ゾルゲ市蔵, 勉強可以中譯成若爾蓋市藏, 已經出版過"謎之GAME魔境"三本, 評論的角度並不只採用坊間遊戲書的"遊戲性"之類, 而會用一些文學(?)的方法來解. 比如說, 有一隻遊戲叫Michael Jackson's Moonwalker, 作者就指出, 遊戲主角也就是MJ, 在遊戲中要解救的全都是男童, 可能已經暗示著MJ的興趣...云云.

尹思哲曰:"低能一下未嘗唔好", 當中代表意思是自己決定不去深究該片的意思, 我覺得這沒有甚麼不妥, 花錢買娛樂輕鬆是十分正路的行為, 看波兒, 只愛上"波兒波兒波兒"的毒電波也是各人的自由. 各位家長大概也是抱著相同的思想, 認為該片"沒有暴力成份""適合小朋友看", 所以就帶他去看, 相信沒有陰謀要用這套片跟小朋友洗腦.

只是, 波兒有沒有甚麼微言大義之處? 小朋友很大機會看不出來, 姑且不論, 那麼大人呢?

會不會壓根兒先認定, 動畫片通通沒有"中心思想", 或者其中心思想都是膚淺到不得了, 甚至只看到意識不良的一片, 故此認定完全不值深讀? (如果說ACG長期被歧視, 這正是其重要特徵) 還是好像我中四當時所想, 認為深讀是浪費時間?

我想起文化沙漠一詞. 恐怕其最重要的表徵, 正是"沒有人去評論文化藝術作品". 當我們只當文化藝術是投資工具, 或者地產項目, 而對作品本身與其深層思想不感興趣, 畫就只是一幅染滿顏料的布, 小說不過是一個個事不關己的故事. 連古典藝術品在香港都"只不過是"藝術品, 也難怪評論動畫片會引來"低能一下不好嗎?"的評語, 務求要把動畫片"還原"為"娛樂作品".

這就是"低能"的源頭.

評論有可能是錯的, 也有尖銳帶罵的, 可是至少我不覺得我們應該甘於滿足"動畫片只不過用於娛樂"的程度, 而評論也應該不是一句起兩句止, "這個評論家真是一個憤青"很明顯還有更多詮釋的空間.

當然也可以一句說到尾, "動畫片與我何干? 娛樂不必認真", 那甚麼評論根本就可以省下來, 安心讓毒電波洗腦, 過一個快樂的農曆新年了.

P.S. 要詮釋的話, 我都想詮釋一下為什麼蘭蘭路會紅遍NicoNico, 但我沒有這種美國時間.

2 則留言:

若缺齋老人/陳潢 說...

憑外人胡亂推斷,分分鐘笑死作者:"我幾時咁諗過?" XD

Kenka 說...

所以偶爾回想, 中文科那種教育實際上是要借機洗腦. 誠意請你買同人誌"國父的精義", 看看國父的思想怎樣被蔣同學與毛同學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