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5日星期三

色.戒之我見

出口轉內銷, from量子先生:

正如米搞兄所言, 香港人跟內地人根本是兩種不同生活方式的人, 要互相理解, 起碼要共同生活過, 可是就算如此依然會互不認同.

再舉一個小例子, 色.戒這套電影, 我跟內地同事對於封殺持不同意見. 講下去, 我發覺內地人的原則性觀點是漢奸就只能萬惡, 不容美化, 而我就認為漢奸也是人, 特務也是人, 更何況是創作, 創作就要漠視神話禁忌(其實更多香港人根本只為湯唯的床上戲與梁朝偉的蛋, 根本沒興趣去知道汪精衛政權的點滴)

關於色.戒, 這也是兩地人的原則問題排序不同, 沒甚麼中間落墨的地方.

第一, 李安是根據張愛玲的小說再改編, 張愛玲影射鄭蘋如. 不少大陸人忍受不了作品侮辱鄭蘋如, 但影射歸影射, 既然沒有指明是鄭蘋如本人, 作品歸作品, 歷史歸歷史, 如此處理毫無問題. 三國演義中大量歷史上沒有發生過的情節, 但從來沒有人打算要封殺三國演義.

或者如此說: 共產黨百年前認為媒體就是要為政治服務, 不宣傳也不能反政治. 我認為這種思想帶來的結果, 在大清帝國為文字獄, 在共和國則為文革, 十分惡質. 中國人在這方面真的看不開.

香港一地的寶貴之處, 就是有影射的自由, 被影射的都有幽默感去接受, 一言而敝之, 就是"惡搞"的自由. 當然香港人沒有善用也是問題.

第二, 我不認為歷史所載的, 尤其是中國人的官方歷史, 並不是歷史的全部, 更不認為當中毫無再創作的餘地. 那就是跟中國人對歷史, 尤其是文人寫史傳統角度的一種反思. 可惜的是敢於反思敢於提出異議的人, 如柏楊, 黃良宇等人, 根本難以活在大陸的土地上.

第三, 就是因為以上的原則問題, 色.戒的原作者, 也就是張愛玲被逼離開大陸. 而且汪精衛政權做過甚麼東西, 不論好壞或者普通的事, 都無人記住, 這種行徑才是不尊重歷史的行徑.

再深入一點去想, 共和國要靠反清, 抗日, 反國民黨等事來說明自己執政是天命所歸, 民心所向. 換言之, 就是神話, 功能有如開國皇帝的媽媽都有甚麼天神大象入肚之類, 自然不可以讓神話破滅. 認同共和國的人民, 團結在這個神話之下, 也會於此反感.

香港自從被大清帝國割讓出去後, 並不會奉反清抗日反國民黨等事為神話, 不會認為這些歷史具有神聖不可侵犯, 不可改編惡搞的性質. 同樣道理, 從事藝術創作的張愛玲(別忘了他是生活在汪精衛政權底下, 沒有這種感覺毫不意外), 與李安, 同樣不覺得歷史是不可改編不可再創作的.

性質上大概等於北歐的政治諷刺漫畫把伊斯蘭教徒都畫成本拉登一類恐怖份子所引起的衝突, 或者是在新疆, 漢人的豬跑到回教徒的墓園一般.

3 則留言:

C.M. 說...

>>創作就要漠視神話禁忌

從“比較”單純的創作層面看,我的確很同意。雖然漠視好像比較冷,但意思非常貼切。

而且,只讓人一面倒的看到美好的一面,只會助長怠惰,和隨後的一大堆欺騙(單為了持續保持美好)。

方潤 / Andrew Fong 說...

不單是順民,而且自甘被愚民。

雖然香港也漸是如此。

Kenka 說...

C.M.: 所以真的只有苦難才有好藝術創作, 難怪父母親都不要子女當藝術家. (賣藝與藝術是有一段距離沒錯, 但搵食角度而言則一樣)

方老師: 的確理性就是普羅米修斯之火, 你抱著不放, 量子先生懂得放手, 或者在共和國裡面生活, 這種放下會活得自在一點呢.